薛丁格的虎斑貓

一隻寫文自肥的虎斑貓
有著一顆極度中二的心
可以拍打盡量餵食

Again-1

離婚後重刷婚姻副本的故事,雖然是ABO但是個耍流氓ABO,只會拉燈。

---------------------------------------------------------------------------

 

  喻文州醒來的時候身邊是空的,冰冷的床單告訴他對方已經離開了一段時間,淋浴間地板那些水漬表示那人還有心情沖個澡再走,甚至拆了洗手台上的新牙刷用。

 

  "挺悠哉的嘛。"喻文州小聲嘟囔著,空氣中還殘留著Omega的信息素,那濃度顯示著昨晚激烈的程度。到酒吧喝幾杯跟人看對眼滾床單這種事情雖然他是頭一回,不過身心健全又在易感期的單身Alpha跟一個O發展出這結果也沒什麼好意外的。再說一夜纏綿後對方還在自己醒來前瀟灑走人免去了尷尬,丟在地上的衣服也被撿起來掛在椅背上,只差留下做好的早餐就是傳說中的一夜情典範。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那個人是自己的前夫之外。

 

   為什麼不管什麼事情,只要跟黃少天扯上邊就會有如言情小說八點檔,喻文州一邊刷牙一邊看著23樓高的窗外想,跳下去的心都有了。

 

 

  離婚時鬧得滿城風雨都挨過來了,只是睡個一晚算什麼。喻文州在當藍雨隊長時冷靜如冰川,退役多年心理素質依然強悍,沒兩下就將那點心塞拋在腦後收拾整齊出門上班,在聯盟總部往主席位置讀條前進之餘還能分心回顧一下和黃少天那些前塵往事。

 

  互看不順眼的AO為了同樣目標而努力,過程中關係變質暗生情愫又無暇顧及只好大家一起裝傻,等到夢想實現情緒激動酒後亂性捅破窗戶紙,標記綁定一口氣完成直接奔向結婚大結局。這種俗氣又濫情的劇本早在幾十年前就從電視頻道絕跡了,但偏偏就是他們的真實寫照。自訓練營時期就全程圍觀的鄭軒以姓名學的角度下了全聯盟都同意的結論:從劍與詛咒這種說起來很帥實際上很二的稱號出現開始,這對搭檔的人生就註定是部狗血偶像劇。

 

  但是人生沒辦法停留在美好的階段,偶像劇end了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兩人退役後結了婚開始的新生活就像大部分電影續集一樣,不如前作。默契僅限於賽場上,親密無間只限於隊友身分,進入婚姻模式回頭一看原來他們根本沒談過戀愛。以前為了榮耀為了戰隊為了冠軍什麼都可以忍可以讓可以商量,沒了一致的利害關係才發現感情深度不足以應付生活上的摩擦。

 

  人不二缺枉少年,叛逆期沒發作的那些症狀全擠在離婚那年一起爆發。喻文州嫌黃少天幼稚沒格調,黃少天說喻文州簡直頑固老古板,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上至財務怎規劃下至菜色有秋葵,誰也不讓誰還專往對方痛處踩。當年黃少天微博上那句"國王能和騎士一起開疆闢土,但日子還是得跟皇后過。"言簡意賅道盡所有問題,最後終於離婚收場,從此江湖不見。

  

 

  喻文州覺得黃少天如果是種劫數肯定三年一周期,他們的婚姻撐了三年,再見也隔了三年。他自認舊情可以放下但故人無法不要,何況黃少天還佔了人生大半份量。既然昨晚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無論會再掀什麼風波這兄弟喻文州都想留住。


  不消停的腦內思想鬥爭並不影響喻文州的工作效率,雖然早上遲到了依然能準時完工,下班時卻在一樓大廳給王杰希逮個正著。


  好吧,連續劇的主角總是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事情阻止他去找另一個主角。喻文州無奈地接受了劇本拖戲的設定,王杰希現在是微草俱樂部的管理層,同樣都在B市平時也沒少打交道,這種親自跑來的情況通常要加班一整晚。 


  但是王杰希卻掏出手機點了幾下遞給他,問:"你們兩個和好了?"


  喻文州接過手機一看,螢幕上有兩個人影貼在一起,那是他昨晚靠在吧台攬著黃少天接吻的照片。


2014-12-28 /  标签 : 喻黃 34 5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