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虎斑貓

一隻寫文自肥的虎斑貓
有著一顆極度中二的心
可以拍打盡量餵食

Again-2

時隔太久,第一話改了不少。放棄佔坑,誠實面對自己的拖延症。

歡迎收看八點檔連續劇第二集(。

------------------------------------------------------------------------


  如果將喻文州現在的心情畫成一張圖,那就是黃少天拿著導演板吐出個寫了"Action!"的文字泡,戲碼是狗血偶像劇第二季。

 

  既然一開演就是跟前夫久違重逢一夜情的八股劇情,出現接吻畫面被拍到這種萬年老梗簡直理所當然,喻文州安慰自己至少此時站在面前的是王杰希而不是記者,要真上了八卦版面聯盟主席恐怕得嚇得送醫院。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將手機還回去,沒有回答問題而是提議一起吃個晚飯,王杰希從善如流地選了間隱密性頗佳的餐廳,每桌上方都架了紗帳,配上昏黃燈光頗有軍營密談的架式。

 

  兩個人都沉得住氣,用餐時偶爾閒聊幾句就是不碰主題,直到餐後飲料上了王杰希才開口:"你知道我們有個股東是黃少天的粉,他昨晚也在那裡,照片是他拍的。"

 

  王杰希手指敲了敲放在桌上的手機,"所以你們現在是和好了嗎?"

 

  喜歡別隊選手在俱樂部高層屢見不鮮,畢竟到了這個層級比起對戰隊的喜好商業價值要來得重要得多。這股東聽說還是鐵桿粉絲,從黃少天一出道就追著他跑,喻文州無奈地看著被派來探虛實的王杰希,想著要是對方提出跟黃少天有關的要求自己上哪找人去。

 

  "你們微草現在業務擴展到八卦雜誌上了?"

 

  "目前是沒有這個打算,不過可以考慮一下,畢竟現下就有個挺不錯的題材。" 喻文州還沒接話,王杰希又補了一句,"我們股東看著你把黃少天帶走了。"

 

  "既然都看到了,又何必來問。"喻文州喝了一口紅茶視線停留在杯中,茶湯盛在白瓷杯內鍍了一圈金黃,正如酒吧昏暗燈光下的黃少天,看了就有暖意。"再說這很重要嗎?"

 

  "因為俱樂部都拿你們當反面教材教育訓練營那些孩子早戀是沒有好結果的。"王杰希說,"要是你們和好了就得換個例子免得打臉。"


  這理由換了別人當主角喻文州肯定樂得看好戲,栽到自己頭上卻是哭笑不得,"我們哪是早戀,在一起時都20幾歲了。"

 

  "一般大眾普遍相信你們從訓練營就看對眼了。"調侃了幾句後王杰希切回主題,說:"照片不會流出去,也不會跟你要什麼限量周邊還是簽名的,可以給個答案讓我回去交差嗎?"

  

  "這麼執著於這件事情我簡直要懷疑你們股東想追少天了。"

 

  王杰希點頭,"是有說過,在他年輕個二十歲的前提下。"

 

  王杰希都攤牌了,喻文州也不好再繞著圈子,他嘆了口氣從實招了:"昨晚只是碰巧遇到,我們其實沒講到話就分開了,而且三年來都沒聯繫過,我也不知道之後會怎麼樣。"

 

  按照連續劇的套路,他和睡完就跑的黃少天八成會毫無預警地在眾人圍觀之下遇個正著,說不定還會有俗濫的突發事件,像是懷孕了什麼的。想到這裡喻文州眼皮抽了抽,"為了微草的未來,你們還是換個教材吧。"

  

  

  和王杰希一頓飯吃到餐廳打烊才離開,喻文州回到家中盥洗後直接倒在床上,連著兩天著折騰下來身體與精神都十分疲勞。雖然早上出門前就打開所有窗戶通風,屋裡沾染上的信息素仍未散盡,若有似無的冷杉氣味勾著他的神經,提醒他誰伴夜色來過又隨日光離開。

 

  曾經自己身上也帶著這股味道。

 

  昨晚喻文州在酒吧裡憑弔自己短暫的婚姻,離開時隨意看了下吧檯,那張閉著眼都能描繪出來的側臉隨著暗光闖入視野,驚鴻一瞥也不過如此。在大腦反應過來以前,名字已經脫口而出。

  

  "少天。"

  

  黃少天聞聲轉頭見到是他愣了一下,隨即扯開嘴角說:"是你啊,好久不見。"

 

  黃少天笑得坦蕩自然,彷彿只是與舊識不期而遇,毫無芥蒂的眼神讓喻文州心頭抽動了一下,於是喻文州攬上他的肩,吻上他的唇,貼著他的額頭說少天我們回家。

 

  昨天是他們登記結婚的日子,狗血偶像劇第一季的開播日期,時隔三年的第二季也同日上檔。當初的破碎結局還歷歷在目,喻文州陷入睡眠前,模糊地想著這次就算不是happy end至少也要是ture end。



2015-03-19 /  标签 : 喻黃 11 17  
评论(17)
热度(11)